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
 
买包就上梦芸包包铺
  • 帖子
  • 用户
帖子
高级搜索
主题 : 谁说我们不暧昧 TXT小说(完结)作者:红九
微笑的笑 离线 Sina绑定用户
(ง •_•)ง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大西之海洋

UID: 398195
总积分: 9040
精华: 1
配偶: 夏。未央
发帖: 6665
城堡币: 6886 个 充值
经验值: 6808 点
宣传值: 1 次
九六币: 57 枚
发书点: 896 点
转盘点: 894 点
8月发书点: 0 点
群组: 陌颜祭℡
在线时间: 2211(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2-05-30
最后登录: 2018-08-01
[9934]蛋[125]



楼主  发表于: 2016-11-07 18:34:39  
倒序  楼主 
来源于 言情 »  现代 分类

谁说我们不暧昧 TXT小说(完结)作者:红九


$dIu${lu  
书名:《谁说我们不暧昧》 0]p! Bscaf  
作者:红九 Q]?r&%Y  
noJ5h |  
文案: GG<{n$h  
修改版。 %&w 8E[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B >2"O  
I6@98w}"  
搜索关键字:主角:1 ┃ 配角:2 ┃ 其它:3 o}O"  
4LO4SYW7  
============================================ HGM? ?=  
Va"H.]  
1 4IfOvAN%  
jd ]$U_U(  
  每次姓闫的给我打电话,我一准在上厕所呢,而且每厕必大。我就纳了闷了,这厮掐我蹲大号的时间比我本人算自己的例假周期都准。放眼全单位谁上个厕所还用费劲的带着手机呢。我就没这好命。今天又忘带了,可让他姓闫的混球又能得逞一次了。这厮看我在五声内不接电话肯定会把手机挂死然后义无反顾的打进办公室座机,然后找我们办公室目前唯一还没给我往厕所送过手机的璇子听电话——这厮功夫下的够大,从我这把同事名单都套去了——再然后郑重得就跟患了绝症急着要跟我临终告别似的叫璇子把手机给我送厕所来。我听着璇子熟悉的脚步声就忍不住无奈的叹气,老路子怎么就不能改改呢,回回都让我猜得这叫个准啊。等我从璇子手里接过手机喂喂叫了十来声这死相的在那边却不出声。然后我不耐烦的狂吼:“有屁快放再不放老娘挂电话了!”他才悠悠然的来一句:“天可怜见我苦心一片啊!这回你们办公室的人总算全都知道你大便有多臭了!” _sLSl; /t  
=Y!x  
  我这怒啊!要不是正蹲着呢,我能把墙踹个洞出来!我说:“姓闫的,你个猪!你大爷的你给我等着!”那边也不示弱,用极其恶毒的声音跟我叫嚣:“赵婷你行啊你,你还人民教师呢!你怎么说话呢,你明知道我家我爸是老大,我大爷就是我爸,我爸就是我大爷,你还敢跟我骂你大爷的,你才给我等着!”我说:“你缺心眼吧你,我骂你一个人你非往你全家身上带个什么劲,小时候猪脑子吃多了吧你!”他就阴狠狠的说:“我什么时候往我全家身上带了,我带也就带我爸一个人,行啊你,现在都骂我全家了!我今晚就告诉我爸你骂他了!告诉我妈,你也骂她了!还告诉你爸河蟹,你骂我们全家!”我说:“行你告赶紧告,现在就告去!你说我凭什么就活的这么屈呢,别人打小青梅竹马的哪个不是两小无猜吧,怎么到我这就变成得跟你这只猪沟通呢!给猪讲怎么做人,你就存心逼死你美女姐吧你!”他也在电话那边带着无数个“啊”跟我抒情的咆哮:“姓赵的你行啊你行!你行啊!你不要脸起来还真是能坚持住几十年如一日!佩服啊佩服啊!”看吧,这一句话得多少个“啊”能完?我真的是已经怒到无法忍受,几乎歇斯底里的冲他吼:“姓闫的你有完没完,老娘腿麻了!”然后暴虐的挂死手机。 ?'SHt9b3|  
r?Q`b2Q  
nwSujD  
2 c$fi3O  
d+DdDr  
  等我挣扎着站起来提裤子的时候,我看到旋子石化了似的站我对面张大个嘴,表情痴呆到让人怀疑她此刻年龄是不是零岁以下。我心里叹了口气,忍不住又暗中怒骂了那个混蛋一顿。悲哀啊,我用心维系的淑女形象就这样砸了。我故作镇定的冲璇子说:“你张嘴干嘛呢,不知道臭啊。”璇子这才回魂,一边捂嘴一边说:“婷婷你不是男扮女装的吧,私下你这么暴啊。那平时你是怎么装的那么淑女啊,你快教教我,我十分渴望变得像你这样虚伪!”我狠狠地吸了口气,使劲的用意志控制住我拼命***要抽筋的嘴角。微笑,一定要保持微笑。我说:“我哪用装啊,我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刚才是特殊情况。”璇子却好像没听见似的,只顾自己皱着个眉头。我说:“想什么呢都走神了,走吧别想了咱回办公室吧。”璇子却用认真到无以复加语气跟我说:“婷婷,你一个女孩怎么拉屎那么臭啊,刚才让你夜叉样儿吓一跳忘闭嘴了。现在我让你熏头疼了。” P5;n(E(19  
_7e ^ t N  
  天啊,我现在除了晕倒最想做的就是把那个姓闫的死人皮给他活活的扒了!然后撒盐!然后浇开水!然后种辣椒!然后又鞭子使劲抽!然后……好像璇子被我扭曲且狰狞的表情吓住了,一边尖叫着我什么也不说了还不行吗你别吓人啊一边溜着墙边惊恐的跑了出去。 }#'I,?_k  
wMc/O g  
  我再也忍不住满腔愤怒,指着头顶的灯咬牙切齿的说:姓闫的,你给我等着!我赵婷对灯发誓,绝对要让你在有生之年求生不得生求死不得死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H[oCI|k  
0 ]K\G55  
xwvg @  
3 DPV>2' fV  
(S<Z@y+d  
  闫子擎,自己号称是我发小,可我更想说,这厮就是个阴魂不散的缠人精。我们两家从很久以前就不管搬到哪都一起搬,硬是住了二十几年的邻居,这份坚持真让我佩服得涕泪横流。从上幼儿园开始闫子擎就跟我天天死磕,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他多少钱。 w2 %u;D%  
`eZ +Pf".  
  一整天办公室里的气氛都十分诡异,该死的璇子肯定跟所有人都八卦过我的事,而且还是加了许多她原创的猛料,要不然为什么每个人看我时眼神里的笑意都暧昧不明的。一想到我努力经营的稳重形象一夕之间就被那个可恶的闫子擎破坏个粉碎,我就气不打一出来。这会儿我就盼着赶紧下班,我要不踢他个十天的半身不遂我跟他姓! $+'bRUo  
xbUL./uj  
  我真是不得不佩服璇子打不死的小强精神,到底没憋住又凑到我跟前来了。一脸欠揍的样儿,问我:“婷婷,今天给你打电话的到底是你相好不?他拜托我给你送手机的时候跟我说哦,是你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呢。啊,真浪漫啊!”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中暗叹一声发嗲的花痴。我说:“怎么说话呢,还教师呢。怎么还叫相好呢?要叫也得叫对象、恋人、男朋友吧。别说和他相好,这辈子就是让我跟他闹出点暧昧来我都生不如死!那就是我一冤家,上辈子我没积德这辈子老天就把他放下来整我来了。”婷子不屑的跟我“切”了一声:“不说拉倒,故弄玄虚劲的。”我忍不住哀嚎。我真想知道八卦大妞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怎么思想和肠子总这么花花绿绿的。 Q#gzk%jL@  
o4Ny9s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刚走出学校大门就看见一张欠揍的脸上挂着要笑不笑的欠揍表情。我把手里的包“嗖”就往对面的肉身上使劲轮过去,大骂:“闫子擎你丫活腻了吧!早上刚恶心完我现在还敢让我看见你,你说你怎么就不知道你招人烦呢!”闫子擎一边闪一边夺下我的包,嘴也没闲着,大叫:“我说赵婷,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啊?你雄性激素分泌过高怎么着!早上骂我全家,晚上还升级到武力程度了,你够了啊,逼急了可别怪哥哥修理你!人心地好也是有限度的!”我忍不住做干呕状,呕完跳过去使劲锤他,我说:“滚滚滚!你还让人活不活了,赶紧的,上我这堵我要干嘛,有事说事,没事麻溜消失,别一天不找骂就不痛快。”闫子擎一边揪住我锤他的双手一边叫唤:“我说你能不能轻点啊,你就给我留个活口成不成,每次都下死手,有你这么跟哥闹的吗。我来是河蟹让我告诉你,她和你爸跟我爸妈偷着组团去九寨沟玩了,两星期之后回来。走之前到我那说你早上出门没带钥匙,让我晚上接你咱一块回家。你说你这猪脑子天天都想什么呢,你还能记住点什么吧!” KkD.n#A  
t?&@bs5~g  
  我觉得心里头有一簇小火苗“噌”一下就从肚子那往脑门窜上来了!又来!我们这四位爹妈不是上个月刚去过敦煌吗,怎么一转身又偷着组团野去了!我伟大的爸妈啊,怎么就能说走就走了呢,连钥匙都不送我这送这混蛋那去!想着想着我就悲恸万分。我忍不住伤心的问闫子擎:“你说实话,我长的跟我爸妈像不?怎么我觉得我像他俩捡回来的呢。这也太伤人了,凭什么钥匙送你那不直接给我啊!”闫子擎以无比鄙夷的眼神斜睨着我说:“对不起,我说你是猪脑子对猪的智商太不负责了。你其实就是个单细胞的生物。说你是捡回来养的也不稀奇,一准你亲生父母打你出生就看出你笨,智商不够,所以不要你了。都说他们是偷着去玩了,再大摇二摆的给你送钥匙来,这要让你看了还能走成?你不得当场就躺在地上撒泼啊。”我忍不住飞过去一脚,直接毫不留情的踹在了他小腿肚子上。听他尖锐的哀嚎声之后,我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我说:“给我小声点!大街上喊这么大声要干嘛啊。大老爷们踹你一下不至于叫唤成这样吧!” I7=g8/JD  
~%gO+qD  
  我跟闫子擎一顿拌嘴拌腿之后正打算回家呢,听见后边有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叫唤着我的名字。“赵婷,等下!”我一回头,居然是八卦精。璇子气喘吁吁的跑我跟前来,手一伸,我手机正安静的躺她手掌心里呢。晕,我又忘带了。璇子说:“我说婷婷,你怎么不上厕所也记不住带手机啊,我这一天给你送两回了。”我脸上的微笑一下就凝结了,闫子擎在一边放声大笑,他说:“她啊,就是个猪脑子。原来是你帮我送的电话,谢谢啊美女!”我一巴掌拍他后背上,极用力,同时冲他怒喝:“放肆!姓闫的你活腻了吧!把笑给老娘憋回去!”璇子又让我惊人的粗鲁吓了一跳,不过经过上午的历练之后很快恢复,转头冲闫子擎笑着说:“是你打的电话啊,帅哥!原来你就是婷婷的青梅竹马呀。嘿,婷婷你真好命哦,你两小无猜长的多精神!”我听着他俩这顿美女帅哥的,真是麻不胜麻。再看着闫子擎一脸欠揍的得意样儿,心里特别不痛快,我说:“璇子,你眼神不好,赶紧回家吧,做点羊肝鸡肝的多吃点,补补眼睛。”闫子擎和璇子一起忿忿的看着我。璇子说:“要不是你这苦大仇深的样儿,我还真觉得你和他有暧昧呢。”说完一撇嘴。闫子擎眯了眯眼,我看着他那一脸坏坏的死德性,就知道不好要坏事。闫子擎把一只胳膊搭过我的肩膀形成一个“搂”的姿势,然后嘴角上扬出一个很桃花的角度说:“谁说我们不暧昧的?我俩是老相好!”璇子脸上一副“你看我说的吧你还不承认呢有什么的呀”的表情,道了句“拜拜帅哥”都没搭理我就走了。 _Fc :<Ym?  
mE>v (JY  
  我晕啊!我汗啊!我快让天雷雷死了!我转头穷凶极恶的说:“姓闫的你丫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敢这么毁老娘清誉!”闫子擎也神情严肃起来吼道:“赵婷,跟我你屈了怎么的,我就看不惯你把我甩个溜干净的样儿。哥哥今天就毁你了怎么着了吧。”我看着他的脸突然间觉得特别烦躁,挥挥手像赶苍蝇似的把他从我眼前扒拉开:“滚滚滚,你美人姐心情不好,边凉快去,别在这惹我不痛快!”这回闫子擎居然没死缠烂打的跟我插科打诨,就静静的跟我后头一路往家走。 m%$GiNs}  
 <xn96|$  
\}:RG^*m  
4 l(Y U9dp  
N*mm[F2+F  
  青梅竹马变恩爱伴侣,这样浪漫的事我不是没想过。我跟闫子擎从小就在一起,经过青春期的懵懂,对异性的朦胧憧憬,我不是没有对他产生过肖想。只是啊,只是,高三那年有一天放学我端着一颗清纯乱跳的小心肝去他们班找他一起回家的时候,居然看见他跟他们班最漂亮那丫头在黑暗的走廊拐角抱作一团!这一惊让我把自己那点绮念全扔下水道去了!心里有一种奇怪的屈辱感,让我从此对他说话都变了调调,不是调侃就是呵斥和怒吼。其实,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那苦涩的青春期,只能靠这么愚蠢的表达方式去掩盖曾经萌动的少女心思。那一阵子,闫子擎也让我折腾个不像样,我要他干什么他不答应我就拿话刺他,我说咱俩就差穿一条裤子长大了,你至于吗,找个红颜知己就这么对姐姐。于是他就不吱声了,任我奴役。后来他跟那个女孩没等到高考就分手了。那女孩还专门跑我们教室门口把我给喷了一顿,大致说我是什么插足啊,得不到就使坏啊,见不得别人好啊什么的。把我给气的,当时就发誓说,行,你看着我要是跟他姓闫的有什么让我考不上大学! _R/^P>Q?  
#saK8; tp  
  后来高考填志愿,我明着说跟闫子擎填一个学校,私底下我却改成了同城的一所师范。结果通知书发下来的时候两家大人倒没说什么,就是高兴,反正还是在一个城市,怎么都照顾到了。闫子擎却给我看了俩月的脸色,天天黑着个脸也不跟我说话。我看他那样儿,心里反而特舒坦。我临时偷偷改志愿就是想看他不痛快,他越不痛快我越觉得开心。其实我知道,从他交了那个女朋友之后我对他的态度变了,他看我的眼神也随我的态度开始一点点变了,也知道他跟那女孩分手,一定是因为我,毕竟女孩子在感情方面都是敏感的,但是说不上为什么,我心里始终是怨恨的,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时候竟然也发现该死的家伙正在抱着别的女孩!这让我觉得被背叛了,让我觉得委屈和屈辱。所以我恶狠狠的发誓再不跟他牵扯上一点男女之间的事。就这么的,大学毕业,回家工作,天天吵吵闹闹嘻嘻哈哈的混着,谁也没说把这点心思捅破,他仍然天天的纠缠我,我仍然天天对他呵斥怒吼相向。可是没想到,今天他一句话,就能把我的心思搅得乱糟糟的一团。他说:“谁说我们不暧昧的?” E\$7tXQK6  
76'@}wNnw  
  我,究竟希望我们是暧昧,还是不暧昧呢? h=a-~= 8  
!<EQVqj6  
  唉,乱了…… ,V`zW<8  
}Cs. Hm0P  
1K&_t  
5 /7`fg0A  
2bnF#-(  
  回到家,吃过晚饭,我和闫子擎似乎都忘了傍晚那一幕的小尴尬,我横在家里的沙发上一边拿着遥控器转台找我喜欢看的频道一边支使他洗水果拿零食倒咖啡。他对我家可能比对自己家都熟,我放心的使唤他。他一边满嘴牢骚一边一一满足我。按我的要求都做到之后他一屁股坐我旁边恶狠狠的说:“撑死你这只母猪算了!”我用脚使劲蹬了他一下,说:“姐姐撑死了,你不定哭成什么样呢,没准都得死皮赖脸的吵着过来追随呢。”他一把抓住我踢他的脚,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说:“你说对了。”我觉得气氛有点怪,使劲的挣开脚。“滚滚滚,没事别总拿老娘消遣,惹我不痛快我灭了你!绝对不手软!”闫子擎用手耙拉耙拉头发,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忍住没说,跟我一起看电视。 {?+dVLa^;  
*m>XtBw.  
  我浑身不自在,感觉更怪了。于是没话找话。我说:“我们单位新来个男老师,教英语的,小伙长的那叫个精神,等我使使劲,不定哪天你就能多个姐夫呢。”闫子擎“腾”的站了起来,吓我一跳。他突然间变的特别烦躁,把我一下从沙发上拉起来,我惊得怒吼:“闫子擎你发什么疯!干什么呢你,吃多了撑傻了吧!”闫子擎也怒吼回来:“赵婷你别总跟我装傻了成吗!我不信你看不出来我想干嘛!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我找女朋友你不高兴,那好!我不找了总成了吧!我就守着你成了吧!你呢,你至于这么几年一直跟我别扭着吗,至于总这么阴阳怪气的跟我死磕吗!”这是第一次大家把心照不宣的事情摆在明面上来说,我像被踩到了尾巴似的一下跳起来激动的口不择言:“闫子擎,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委屈那么无辜!你凭什么说我别扭说我阴阳怪气!你丫的,你爱跟谁好跟谁好去,关我屁事!你怎么就那么有自信我在乎你呢,你自作多情去吧你!”闫子擎气的手指头都在颤抖,指着我的鼻子,用一种听起来特别伤心的语气跟我说:“赵婷,你好样的!你好样的啊!我自作多情!我他妈的就是只猪!我等你这么多年,就等来这么一句!行!我缺心眼,我丢份儿,我自做多情!以后谁要是再跟你提这事,谁他妈的孙子!”说完冲出门去回了对面他自己家。 7RpAsLH=  
g %ZKn  
  我愤恨的把遥控器摔在地上,蹲下去,狠狠的痛哭起来。 :6T 8\W  
BH;7CK=7R  
  我们俩这到底是干什么呢。 f+c<|"we  
;:`0:Ao.  
5eL_iNqJM  
6 %C1*`"Jb&  
q8=hUD%5C  
  接下来的日子应该是我以前期待的天堂一样的日子,闫子擎再也没有在我上厕所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尽管我已经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每次都把手机刻意放在办公室不带,期望他能像以前一样恶作剧叫别人给我送去。可是他居然一次都没打过来。 hQFF%xl  
9im<J'  
  耳朵边一下静下来,本来应该是让我感到惊喜万分的事,可是事实上,我却跟丢了魂一样屡屡出错。连璇子都看不下去了,问我:“是不是跟你那一点都不暧昧的青梅竹马闹别扭了啊?”我一个白眼用力的翻过去,却没想到居然把眼泪给翻出来了。璇子一下傻了,直嚷嚷:“完了完了,不是让我这乌鸦嘴给说中了吧。”我一边使劲的擦眼泪一边气急败坏的说:“屁!别瞎想乱说的。说多少次了,我跟他没关系!我哭是……是因为我想我爸我妈了!”汗!我都为自己蹩脚的理由感到羞愧,别说璇子那一脸的受不了了。 @lO(QpdG  
_T^+BUw  
  白天在单位熬完,回家接着熬。从那天开始我就没看见过闫子擎。楼梯间里一响起脚步声我就飞快的冲到门那透过门镜使劲的看,可是哪回都不是他姓闫的。越来越烦躁,再这样下去我一准能疯,可是我又不知道能做些什么改变我们之间的状况。 f7du1k3  
#"PRsMUw  
  我们吵架五天之后,我们的四位爹妈居然提早回家。我一看见我妈,也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扑进她怀里就是一顿哭天抢地的痛哭。我妈一边心肝宝贝的乱叫一边哄我。我一听哄就更觉得委屈,直把自己哭的跟窦娥似的,直打嗝。后来好不容易不哭了,我妈小心翼翼的问我:“跟擎擎闹别扭啦?”我听完一甩头啥也不说就要回自己屋睡觉去,让我妈一把抓住没动弹得了。我说:“妈,我困。”我妈说:“女儿,我刚下飞机,还比你多个累和饿呢,我说啥了。快点说,你跟擎擎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正玩的开心呢,就被这孩子一个电话给叫回来了,问什么都不说,死活就是非叫我们回来。这空儿你闫婶正给他打电话审呢。你说你们俩也都大人了,还能不能让我们老人活得痛快点别天天的跟你们这么操心啊!”我一听就觉得委屈撅嘴又要哭。我妈赶紧说:“我的祖宗啊,行了行了啊,你打住吧,我什么都不问了行吧!人家生个闺女都尽享天伦的,我这生个闺女就是来治我的。得得得,我跟你爸出去吃饭,你睡你觉去,行了吧。”我这才抿起嘴,把眼泪给憋了回去。 ;,&$ob*/  
Shag4-*@hi  
  我正怯怯的想说“妈你吃完快点回来”的时候,闫子擎的妈妈从对面过来了。她慈爱的坐我旁边搂着我喊了声“婷婷”,这一声喊得我就跟冤有地儿申了似的,一下就钻进她怀里去放声大哭。我一边哭一边伤心的像快活不下去似的说:“闫婶,闫子擎欺负我!”闫婶一边拍我的背平抚我的情绪,一边说:“我那儿子,我生的我太了解了,要让他气我和他爸,他一点不带费脑筋的就能想出百八十个法儿来;可要说让他欺负你呀,就给他一百万他都不能干,他可舍不得咱们婷婷受委屈。你说我和你爸妈为什么没事总出去溜达?不是你爸妈不爱管你,是你那冤家天天想方设法的把我们四个老头老太太往外支。我这儿子啊,也真没用,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就还没搞明白我儿媳妇这事呢。这回更玄,千请万求的让我们赶紧回来,直嚷嚷自己惹祸了。唉,可怜我们这大老远的还得回来给他善后。” )=9EShz!  
B |pdqSI  
  我一下就傻了,连哭都忘了,我小声的说:“闫婶,我们俩没像你们想的那样,我俩一点暧昧都没有……”说到最后我自己底气都不足了。闫婶和我妈都忍不住笑起来,我妈说:“你看你哭那样儿,还能没关系啊?婷婷啊,你什么都好,就是怎么这么爱钻牛角尖呢?我就说我怀你的时候你爸老让我喝牛脚汤喝的,你爸还总说不是呢。”我爸在旁边一听还真就不乐意了,叫唤着:“又在孩子跟前毁我什么呢?那牛角尖的角和牛脚汤的脚是一回事吗!”我妈就嚷嚷:“怎么说说都不行了,这倔脾气。那字不一样,音还不一样吗?音一样还说说都不行啊。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就非在孩子跟前和我吵架呢!”我爸又说…… ^1}Y=! &  
WU:r:m+ >  
  我无语,我仓皇,我怎么能有这么对父母! ajJ+Jn\  
>cdxe3I\  
'*d);{D8  
7 dH[TnqJn  
tUrwg  
  我跟闫婶说,我都好几天没看见闫子擎了,他也不理我。说的时候我自己都感觉到我那个哀怨劲啊,跟让丈夫长年打入冷宫似的。闫婶说:“你俩这对傻孩子,让我们说什么好吧。一个就知道哭,一个就知道躲。你哭的这么难受怎么不找擎擎去呢,生气的话骂他一顿出出气就完了。”我又忍不住哭,我悲切切的说:“闫婶,我不敢,他那天可凶了。”闫婶又好气又好笑的说:“他凶?他就是披了虎皮的羊羔子,他要真凶就犯不着天天不敢回家往外躲了。”我问:“他把我给凶了,怎么他还不敢回家呢。”闫婶说:“我那痴儿子就长个虚张声势的胆子,就敢瞎凶,凶完还后悔害怕的,真是没出息,我这当妈的都看不惯。他是怕回来了看见你你不理他。这孩子,受不了你不理他,就这么干熬着也没敢联系你。你说你们俩这么别别扭扭的,随谁呢,我们四个快让你们俩破孩子折腾死了。不爱出去旅游的时候吧擎擎天天想方设法的骗我们出去。好不容易喜欢旅游了吧又让他死皮赖脸的拽回来给他擦屁股。唉,上辈子欠了你们了。”闫婶一边比我还哀怨的说一边点着我的鼻尖。我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心里有一点甜,慢慢的一圈圈的晕开来,越来越甜。我想了想,问:“闫婶,闫子擎今天回家吗?”闫婶说,给他打过电话了,再有个半小时估计也到家了。 ^6?)EM#  
F,)\\$=,  
  我坏坏的笑起来。他这么担心我不理他,我岂有不配合一下的道理呢。 iH;IXv,b3  
QKAt%"1&  
I<}<!.Bc!  
8 6~O9|s^38w  
m .':5  
  我像个女痞子似的手臂抱在胸前,一条腿还叉开一步抖啊抖的。我斜眼冷笑着跟刚从电梯走出来的闫子擎说:“姓闫的,你行啊,凶完人就消失不见了。冤有头债有主的,今天咱俩就说个清楚明白!”闫子擎脸色“刷”就白了,文不对题的问我:“我妈……他们没回来吗?”我暗自好笑,傻样吧,回来了怎么的,给你说好话你就不用受折磨了吗。我不动声色的说:“回不回来没什么分别。咱们这么大的人了,别扯上父母说事。再说他们刚回来也怪累的,我让他们先出去吃点东西。趁这空儿就咱俩,正好把该说的都说明白。你那天放的话我认真的想了,行,就按你说的办。明天我就搬学校宿舍去住,你也甭天天的不回家了,跟受了谁气似的。咱怎么说还发小呢是吧,没事准你过来请安问好。等我跟新来的老师要能好事成双到时一定给你发糖,你只要从现在开始给我攒礼份子就成了。”说完我就利索的转身要回自己家,却让闫子擎一把给扯了回去。我一边明着作势挣扎一边却暗着顺势被他拽进他家去,心里还忍不住美滋滋的骂了自己一句虚伪。 ch-.+p3  
{zmh0c; |  
  进了屋,一抬头,我就傻了,闫子擎居然眼眶里全是眼泪!我张着嘴不知道怎么办,看我把这孩子给吓的!闫子擎一把把我按他怀里,使劲使劲的箍紧我,勒得我都疼。我说:“姓闫的,你疯了啊,疼!松开!”闫子擎箍的更紧了,还说:“不松!我就不松!婷婷,我错了!丢份儿就丢份儿!孙子就孙子!我不在乎了!我就是不能放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你就当发善心,把我收了,成不成!成不成!”最后的“成不成”他说的时候都哽咽上了。说不感动是假的,我心里跟被两吨糖水灌溉过似的,甜得一塌糊涂。可是心里甜不代表河蟹上的痛苦就能被忽略,丫的,这厮劲儿怎么能这么大!勒死我了!我大声呻吟,我说:“姓闫的,你给我松开点!我不走行不行,我答应了我收了你行不行!你丫想勒死我啊!我疼我真疼!!!”我一喊上疼,就觉得越来越疼,委屈的感觉铺天盖地的就跟着涌上来了,忍不住眼泪又窜出来,开始呜呜的哭。闫子擎一听见我哭就慌神儿了,赶紧松开我手忙脚乱的给我擦眼泪。 0^G5 zQlj  
6 h%%?  
  我被他这么一哄,赛脸似的哭的更欢,还一边哭一边把眼泪鼻涕报复性的往他身上使劲蹭。活该,欺负老娘,必做弄之!闫子擎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慌乱的哄我:“婷婷别哭,别哭!你再哭我就跪下了!你说吧,你怎么能不哭,你说什么我都答应还不行吗!”我真佩服我自己,别看平时像是吃酸辣粉长大似的又尖酸又刻薄,现在居然也能像个小女人一样借着眼泪娇嗲的撒泼。我运用了很经典的那个堪称国粹的传统套路,一边哭一边用俺的小粉拳头使劲的锤他胸口,还一边振振有词的痛声哭诉:“都怨你都怨你!都是你不好!你欺负我!你坏死了!我讨厌你讨厌你!”事后我自己回想起来都恶心得二五八万的,说什么都想不明白闫子擎当时怎么就能那么受用呢,还带着一脸不能自已的深情把我给拽回怀里,用他的大猪嘴往人家的小红唇上狠狠的压下来…… 4],*y`& g  
MzP q(`W  
  唉,脸红啊…… i p"LoCE  
'^# =,+ A  
y$h.k"x`  
9 ='U>P( R-  
))xyaYIZkk  
  雨过天晴。我和姓闫的密不透风的抱作一团在沙发上肉麻起腻。 `(Eiu$h6V-  
=TcT`](o  
  “闫子擎,你干嘛跟那个女生谈朋友!” DX\|*:,  
4IUdlb  
  “是她来找我谈的;我看她长的挺好看的,就答应了。那时候知道啥是感情啊,就是被人追有满足感呗。后来看你变的怪怪的我就真慌了。” f?[0I\V[$  
f*HEw  
  “哼!猪头!算了,念你年幼无知,本宫就原谅你的愚蠢。快谢恩。” BJ,D1E  
-,Y[`(q  
  “谢谢主子!主子你这么宽宏大量老天爷肯定赐给你一个帅得人神共愤的如意郎君!” f*tKj.P  
%jc"s\  
  “哼!不带这么不要脸的夸自个的啊!说!你跟她,厄……亲过嘴没!严肃点,给我说实话,对灯发誓说!” ,%!E-gr  
Pr_$%x9D  
  “我闫子擎此刻严肃的对灯发誓:我没跟那女孩亲嘴。我那天在教室外头的楼道刚要跟她亲就看见我家婷婷猪的背影了,于是乎我想都没想,大无畏的直接推开那正闭着眼一脸期待朝我仰头的可怜美少女就奔猪去了。报告完毕!啊嗷!轻点,我说你缺心眼啊,打自己老公怎么能这么下死手!” 'Io2",~ M  
t_\;G~O9-M  
  “哼!你要跟她亲上,还不只是这样呢!那个,说说,跟我亲嘴,厄……感觉咋样?” W}0cM9 g  
)i$:iI >k  
  “啊……这个必须是说实话吗?” 5k]xi)%  
C A 8N  
  “废话!” 6U!zc]>  
CG397Y^  
  “那个……说实话不带打人的,要打人不带下死手的!啊啊啊……松手松手别掐了我说我说!那个,咱俩的初吻吧,有点咸;我说婷婷,你一哭鼻涕咋能淌那么多呢……” T x 6\  
3Y6W)$ Q  
  “闫、子、擎!你去死吧,你这只猪!” Ao}J   
M"l<::z  
  “啊嗷!停停停……啊啊嗷!救命啊……虎妞你谋杀亲夫……” 1:Dm, d;  
FM=- ^l,  
  经典青梅竹马的戏码,在闫子擎同志惨烈的哀嚎声中,就此皆大欢喜的落幕。 2n3g!M6~  
_ W +  
=END=
[ 此帖被飘妍在20170115 19:10:27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共 1 条评分
鬼灯の思念 城堡币 +3 2016-11-10 规范发书奖励,感谢分享推荐好书
隐藏评分记录
本帖被红九作品集专题收录,红九作品集相关帖:
拉风薯片 离线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湍急之河流
UID: 958588
总积分: 40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59
城堡币: 73 个 充值
经验值: 361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0 点
转盘点: 0 点
8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43(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4-07-30
最后登录: 2018-05-16
[0]蛋[0]



1楼  发表于: 2017-01-07 12:57:02  
     好长啊 先抱走细细品读
葡萄米米 离线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坚毅之洋流
UID: 156699
总积分: 2651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955
城堡币: 771 个 充值
经验值: 2206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0 点
转盘点: 30 点
8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445(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1-02-06
最后登录: 2018-07-16
[7]蛋[0]



2楼  发表于: 2017-01-08 19:24:07  
谢谢楼主分享哈
王军浩 离线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甘甜之泉水
UID: 144127
总积分: 12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92
城堡币: 78 个 充值
经验值: 94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0 点
转盘点: 0 点
8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4(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1-01-09
最后登录: 2018-07-31
[0]蛋[0]



3楼  发表于: 2018-04-09 16:45:30  
谢谢楼主分享哈
水之月 离线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奔腾之江水
UID: 1126996
总积分: 976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176
城堡币: 3 个 充值
经验值: 754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0 点
转盘点: 265 点
8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222(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5-08-23
最后登录: 2018-06-22
[305]蛋[0]



4楼  发表于: 2018-04-10 00:59:00  
谢楼主分享哈
王军浩 离线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甘甜之泉水
UID: 144127
总积分: 12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92
城堡币: 78 个 充值
经验值: 94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0 点
转盘点: 0 点
8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34(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1-01-09
最后登录: 2018-07-31
[0]蛋[0]



5楼  发表于: 2018-05-15 15:44:08  
谢楼主分享哈
doctorsh 离线
头衔:普通会员
级别:坚毅之洋流

UID: 284339
总积分: 2093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534
城堡币: 7741 个 充值
经验值: 498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0 枚
发书点: 5 点
转盘点: 8269 点
8月发书点: 0 点
在线时间: 1595(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1-08-23
最后登录: 2018-08-14
[32]蛋[0]



6楼  发表于: 2018-06-26 21:12:01  
所以,下载附件在哪里?
衣藏沽酒 在线 QQ绑定用户 Sina绑定用户
目标:一百万城堡币
头衔:分栏版主
级别:海洋之守护
九六名人堂:NO.51

御赐: 紫月
UID: 1104673
总积分: 114443
精华: 10
配偶: 袖藏山河
发帖: 102926
城堡币: 20 个 充值
经验值: 96152 点
宣传值: 0 次
九六币: 116 枚
发书点: 671 点
转盘点: 27423 点
8月发书点: 0 点
群组: 流水年华
在线时间: 18091(时)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5-06-30
最后登录: 2018-08-15
[26390]蛋[5230]



7楼  发表于: 2018-06-27 00:00:58  
回 6楼(doctorsh) 的帖子
没有附件~ pu"`*NL  
短篇小说是直接在论坛看的哦~
描述
快速回复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提到某人:
可@您关注的人,最多可@50人 选择好友
认证码:

验证问题:
妈妈的爸爸叫什么? 正确答案:姥爷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